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阳的教育博客

应试教育 误国害民!!!

 
 
 

日志

 
 

(原创)说狗  

2007-11-10 20:31:52|  分类: 社会人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张阳

(2007/11)

这日志的名字一看就不太雅观,没办法,在下一山野匹夫,一时间还真想不出更雅致的词来,无奈之下,只好先声明,凡文人雅士最好不看,免得影响身心健康,不然在下实属罪莫大焉!

前些天与一位学者讨论,我一时兴起,将教育学人之中一些人格低下者比作了狗,原话是这样说的:“现今吾国教育学人身处狗的位置不假,包括我个人也同样如此,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而已,还有另一个方面在于,如果相当一些教育学人甘于做狗,而且还甘于做一条清心寡欲之狗,整日沉醉于修身养性,自娱自乐,甚至有时候为了捞到几根骨头,可能还会不时地为主人狂吠几声,那就真的成了一条名副其实的狗,一条不折不扣的狗,一条忘我的纯种黑背狗!”我的本意是想说,身处狗的位置并不一定就真是狗,就像身处牢狱之中的人并不一定就真是坏人一样,当年闹革命那会儿,不是有很多好人都坐过牢么?所以,是狗还是非狗,那要具体分析,看他到底是否真是一条狗。如果不是一条狗,那他就不是狗;如果真是一条狗,那他就是一条狗。

本来写完之后还有点儿沾沾自喜,觉得自已的话虽说得不雅,但好像还挺有道理,甚至还有点儿哲理呢。没成想,这一下子引起了那位学者的极度反感,说我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也不知自重,骂人也不能这么个骂法!并说本来还想做朋友的,现在看来是没法做了,只能拜拜了!他这么一说,倒一下子真让我汗颜不已,虽说当时我用自已是个粗人来辩解,但那显然是苍白无力的,由于还有那么一点点廉耻之心,后面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只能无地自容地大败而回。既有此省悟,所以在这里向他表示真诚的道欠(希望他能看见我的道欠)!虽说我骂的并不是他本人(因为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个真正研究教育理论的人,完全不属于当骂之列,这一点是必须明确说清楚的),但一想起自已毕竟还是个在大学副教授位置上混的人,更是一个虽时常财政赤字、但永远无尚光荣的人民教师,怎么着也不应该做出骂人的事情来,想想真是太不应该了,唉,当时自已恨不能找个地缝一下子钻进去才好哦!

不过正如古人所说,恶人的恶劣本性是难以改变的。刚对自已有所反省,可转眼间睡了会儿午觉起来,内心之中便猛然又复苏了骨子里深存的万能阿Q精神胜利法,于是立刻又觉得好像他的指责虽很有道理,但也并不完全对,那可不成!哼哼,虽然他已经不理我了,我还是要在自家小屋子里作一番进一步的辩解,那怕是自说自话,不也足以宽慰一下自已的一向强烈的虚荣心么?对呀,说什么也不能就这么完了!

一则,我还不是像他说的那么老,今年也就四十刚出头,远没到七老八十的年纪,怎么说也不能算是很老吧。虽说孔夫子他老人家在二千多年之前就英明地教导说:四十而不惑,但那只是圣人的标准,常人之中像我这样做不到的也并不是一两个,别说有的人四十还惑,即便真到了七老八十的年纪,也未必就能变得明白,如此一来,和他们相比,至少我现在还算不上最差的,偶尔不知自重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况且,我虽悟性不高,但也说不上太低,不然也不可能在堂堂高等学府瞎混这么多年,虽说混得很不像样,但毕竟还没有到被人家扫地出门的程度,这难道还不能极为充分地证明我的悟性并不是特别的差么?这么一想的话,照亚里士多德的学说推论下去,谁也没有权力断定,我再过多少年也不能达到真正的不惑,就是那位学者怕是也不成吧!

二则,狗是个什么东西呢?它的最大特点是什么呢?我想了想,这倒还真不是个什么难以回答的问题,要说狗不过是一个听话的工具而已,它没有自已独立的判断力,但它有一个显著的优点,就是最容易服从外在力量的支配,具体地说,就是最喜欢并善于服从主子,只要主子手里有根稍带点儿肉的骨头,便一切听从主子的安排,主子一声令下,叫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叫它趴下它就趴下,叫它打个滚儿它就打个滚,叫它作个揖它就作个揖,叫它叫唤它就叫唤,叫它不叫唤它就不叫唤,叫它咬谁它就咬谁,叫它咬几口它就咬几口,着实乖巧可爱至极,让人没法不喜欢!它不仅听话,更可贵的是忠心可嘉,只要是为了主子的安危,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虽赴汤蹈火,也万死不辞!不仅如此,这种忠心还是绝对恒久不变的,就算没有那种危难之时显身手、表忠心的机会,就算哪一天主子走了背运,手里没骨头了,或者主子因为别的什么事生了它的气,龙心大怒之下狠狠地踹上它几脚,只要不被无情地宰杀、被斩立决,即便将其痛打之后弃之荒野,它也绝然忘不了主子从前的大恩大德,仍对主子忠心不二、念念不忘,虽穷困潦倒,没个狗样,但只要没死,仍一心期待着主子的召唤,一旦哪一天主子又想起它来、用得着它了,只须轻声一唤,它便飞也似地欢快跑将过来,不仅不计前嫌,还要感恩戴德、谢主隆恩呢!哪怕自已已如廉颇老矣,也照样饭如当初,披挂上阵,不仅精气神不减当年,甚至还老当益壮,功夫着实见长!其忠实之心实堪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在!这种难能可贵的品格怕是只有苏武牧羊之义举可与之同日而语了!你还别说苏武牧羊了,要说这种绝对听话和绝对忠诚之品性,怕是任何其它一种动物都难以做到的!

然而,人毕竟在生物学意义上说并不是狗,那么在人之中会不会有一些像狗一样的成员呢?或者说,在狗与某部分人之间在理论上是不是存在着可比性呢?要说这还真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非得像马列主义说的那样,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如何具体分析呢?我是这样想的,不错,除了狗之外,别的动物,其同一种类之间个体在生理和性情上的差异是不太大,但人则不同,人不仅仅是一个生物体,由物质细胞构成,更重要的是人还是一个精神个体,他有思想、有意识,而且这才是他最重要的一面,尽管人与人之间的个体差异在生理上要说也不是特别大,但在精神和品格上的差异就很大了,不信你看,世上最美好、最善良的是人,而最残暴、最狠毒的也是人,当然在这之间还有种种过渡的类型,一时间还不太好细分。而正是由于人与人之间在精神上存在着如此巨大的个体差异,就在客观上造成了人的种类的多样性,而在这些多样性的人之中,免不了就会有那么一类像狗一样的人存在。

当然想到这里,问题还并没有完全解决,因为这只是一种理论上的推断而已,还需要事实的证明,因为俗话不是说,事实胜于雄辩吗?那么,在现实的教育学人之中有没有像狗一样的人呢?答案显然是肯定的,因为即便不谈忠心一题,仅只按照特别听话这一标准来看,在吾国社会的教育学人之中,还真有那么一些特别听话的人,上峰叫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不叫他说什么他就不说什么,叫他说多少字他就说多少字;更不用说,叫他捧谁他就捧谁,叫他骂谁他就骂谁,叫他和稀泥他就和稀泥;即便叫他像个哑巴一样什么也不说,他就立刻什么也不说。这还不算,更让人拍案叫绝的是,他不仅不觉得这有什么不正常、不好受的,相反而是觉得它很正常、很好受,就像是呼吸了几口平常的空气、伸了伸懒腰一样自然而然,更像吃了法国大餐、喝了二两五粮液一样,别提有多爽快了!以至于最后,这种行为简直都成了他的一大癖好,要是哪一天你不让他这么做,他还感到浑身不舒服、不自在呢,那股子难受劲儿,就像吸毒成瘾的人你不让他吸几口似的!再说了,这兴趣可是最好的老师,既然兴趣已达到如毒瘾般强烈的程度,那功夫修炼得自然也就了得了,其纯熟老道自不必多言,甭说庖丁解头牛什么的,就是庖丁解猫、解狗,其心意之精到性、手法之纯熟度,怕是也要比这差个十万八千七百多里吧!你想想看,这些特点难道不是与狗有着极强的可比性么?就算按照最严格的数理逻辑法则对推理的要求,它也完全符合!如此说来,我把教育学人之中的这一部分人比作狗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三则,狗作为人类的朋友,自然是有好有坏的,而好与坏的标准就在于看它为什么人做事。我想这个道理恐怕不会有人反对。狗对于人类来说,它的最大的好处就在于自已没有独立的判断和选择,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狗便获得了几乎所有类型的人的喜爱,好人喜欢它,坏人自然也喜欢它。所以,当我们说起狗的时候,显然不能只想其中的一面,无论是只想好的一面,还是只想坏的一面,那都肯定是片面的,是不符合辩证法的。

先从坏的一面来说,坏人抓好人、或者把好人咬死或吃掉、或者染了疯病毒后乱咬人,不是狗的特长么?一说到这儿,我就想起小时候看的一些抗日电影,那里面常常有一些日本鬼子带着奔跑如飞的骇人大狼狗追赶受了伤的八路,或者夜晚抓住一个女八路,在严刑拷打没有成效之后,便将其绑在村边的大树上,点起火堆,并当着全村百姓的面威胁说,要是再不交出八路,就让狗把她吃了!我至今脑海里还清晰地记得那几条吐着长舌、目露凶光、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冲上去以最不忍目睹的方式将其置于死地的场景,那简直让我浑身发抖、汗毛倒竖,以至于即便好多年以后,每当我想起这种画面,晚上就时常会做起恶梦。所以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对狗有一种深深的痛恨和厌恶。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充实,尤其是在中学里学了马列主义辩证法以后,我的看法便有了一些改变,才认识到原来狗也并不都是帮助坏人的,它也常常帮助好人,而且在正常的社会里,帮助好人的时候似乎要更多一些。从好的一面说,无论是打猎放牧,还是抓坏人,无论是查毒品,还是给寂莫的人解闷,都是狗最擅长的;狗还能为盲人引路,做各种让人笑个不停的马戏表演,等等。这样看来,狗也确实有很好的一面,关键就是指挥和支配它的人是怎样的。而通常情况下我们把狗当作一种极具人格贬低意义的词来使用,其实只是一种片面的理解和习惯性思维,它实际上是指坏的那种狗,而并不是指全部的狗,所以才会产生那种只要把某人骂作一条狗,就是对他最大的不敬和攻击之一的感觉。要如此说来,既然狗有好有坏(实际上这种好坏本身就是人造成的,如果没有人,狗是无所谓好与坏的),而人也有好有坏,那么我们就不应当笼统地反对把人比作狗,至少从理论上来说,不应当反对把坏人比作坏狗。当然,在通常情况下,我们不会把好人比作好狗,赞美某人对某某像狗一样忠诚,那显然是不合适的,这其实只是一种文化习惯长期影响的心理。况且,要从理论上和从忠诚的角度来说,在教育学人之中,有一些人对教育学术的态度恐怕还真没有狗那样始终如一、永不变心的品格呢,那当然是另一回事,就不必多说了。

各位贤士看看,我说的是不是有点道理呢?原来狗本身就像马列主义辩证法所说的那样,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矛盾统一体,所以对狗作一番分析,还真有助于体现和理解辩证法的道理呢!而且,这说不准还是一个小小的哲学发现呢!哈哈!

唉,如此一想,当时我怎么没想到这些道理呢?原来关于狗还有这么多可说的东西,怎么就马上认输伏法了呢?说来说去还是自已笨啊!真后悔哦!要想准确而又学术地表达这种后悔不已的心情,怕是也只有用阿Q那句经典名言了:悔不该当初错杀了郑贤弟!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