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阳的教育博客

应试教育 误国害民!!!

 
 
 

日志

 
 

(原创)现有的创造教育理论能PK过传统教育理论吗?  

2007-09-30 11:33:05|  分类: 创造教育探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张阳

(2007/9)

 我们这里所说的传统教育,主要是指近几十年、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在我国施行的正规教育。其理论基础就是大家所熟知的以凯洛夫为奠基人的传统马列主义教育理论。在现实的教育理论研究中,使用“传统教育”这一概念往往并不严格限定其含义,有时它是指现实的传统教育本身,而有时它也指传教育理论。我们在分析教育问题时也基本沿用这一做法,因为这并不影响我们对其含义的理解,只要联系到一定的问题和语言环境,其具体含义是不难区分的。

应该说,传统应试教育垂而不死、创造教育举步维艰这种现实状况的存在至少应该能说明两点,一是传统教育虽然弊端很多,也很严重,但它并未真正到气数已尽的地步。二是创造教育本身取得较大发展的时机尚不成熟,理论研究也还存在着许多不足之处。

从理论状况来看,传统教育理论体系的完整性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先不谈其观点合理与否,单就理论体系的建构来说,传统马列主义教育理论的确是一个宏大而严整的体系。它将教育放在整个社会的大系统中加以分析,并结合人的发展规律,对教育的本质、目的、功能都有相对全面的考察,进而确立了教育观;同时,它整个教学理论建立在其相对成熟的哲学认识论基础之上,构建起了相当完整的课程论和教学本质、过程、方法和原则体系。这不仅在现代教育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创新意义,而且即便在目前的教育中,其理论与方法的意义也并未完全丧失。

从现实的角度来讲,既然传统教育仍能够存在,自有它存在的道理。这主要就体现在传统教育本身与现实社会对人才的总体需求并未完全背离上。既然教育是培养社会所需要的人的活动,那么则一种教育的存废,从根本上说就应当取决于一个社会在客观上对人才的主导性需要,而不是取决于某种对人才的非主导性需要,更不可能是取决于某种新的教育理论。事实上,无论我们如何指责传统教育,但它既然能够存在,就说明它必然在总体还是符合了当今社会对人才的主导性需要。尽管可能有许多人很不情愿,但我们还是必须承认这一点。事实上,只要对我国目前社会对人才的实际需求有一个大致的总体了解,就不难看出传统教育的这种现实性。我们现今的社会对人才的需求在总体上仍旧还是以听话的应用性人才为主的,而不是以创造性人才为主的。所以,要说现实中的传统教育不合理,那么这种不合理性的根源还在于我们的社会对人才的需求不合理,其中包括对人才的评价标准的不合理,而这些显然是教育本身所无法完全决定的。同时,我们对传统教育作出不合理论断的标准,显然也是从着眼于未来的角度而确定的,如果仅从现实的角度来衡量,那么传统教育的合理性相对于其不合理性来说还是占主导地位的。

教育的状况总是从根本上取决于社会的状况,分析一种教育,总要首先从分析社会开始,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教育的真正病因所在。一种不良的教育总是由一种不良的社会所导致的。现实中传统教育的种种缺陷并不都是传统教育理论本身所必然带来的,有些缺陷明显是由于教育理论之外的一些其它社会因素影响而造成的,比如经济基础、文化传统、政治制度等等,都会对现实的传统教育发生很大的影响,而由于这些外部因素的影响而导致的一些教育上的缺陷与不足,显然不能归因于其教育理论本身。因而,我们在分析传统教育理论的过程中,应当对此作必要的区别,这有助于我们公正客观地分析传统教育理论。

当然,我们这样说,并不意味着可以容忍传统教育的种种严重的缺陷,更不是说创造教育的发展方向有什么问题。从知识经济(更确切地说应该是创新经济)发展的潮流来看,我国未来社会对人才的客观需求变化的基本方向必然是创造性人才,这是毫无疑问的,因而创造教育必将成为未来教育发展的主流,这同样是确定无疑的。

但问题在于,既然这还只是一种可预见的潮流和趋向,它就必有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尽管我们有充分的理由预计,在我国未来社会发展中,发展创造力、培养创造性人才必将成为社会对人才的主导性需要,但未来归未来,现实归现实,只要当下对人才的主导性需要还没有真正转到发展创造力方面,那么,创造教育就不可能在整体上具有主导现实教育的可能性。而如果要以未来社会对人才的主导性需要来否定现实中的传统教育,那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因而也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并不是顺应潮流的事情都能够马上实现的。就我们目前社会发展的现状而言,我们还并未达到知识经济阶段,因而发展创造力、培养创造性人才的问题虽然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成为社会对人才的一种客观需要,并在现实的教育思想上有所反映,但从总体上来说,它还没有真正成为一种主导性需要,因而它也就不可能从根本上导致现实教育向创造教育的转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现实教育中虽有创造教育存在,但却始终处于边缘地位的根本原因所在。

社会对人才的主导性需要的变化是由社会发展的客观状况所决定的,并不是能由某种教育思想决定的。所以,尽管陶行知先生早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就提出了创造教育的主张,但长期以来,由于受着我国现实社会对人才的主导性需要与发展创造力目标不一致的根本性制约,创造教育始终未能得到整个社会的强有力的支持,自然也就难以在现实中有较大的发展。另一方面,就创造教育理论本身而言,由于同样受着社会现实的制约和影响,它一直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和研究,以至于直到今天它也未能有实质性的突破,更不要说,它连相对完整一些的理论体系都未形成。

就目前创造教育的发展情况来看,现有的创造教育理论还并没有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体系,它仅有一些远未系统化的个别性理论观点,而且大都是侧重于具体教学方面的东西。至于在教育的基本理念方面,则并无较大的建树,即便有一些理念性的东西,也往往是空洞无用的大道理,既不具备逻辑上的必然性,也不具备根本性的现实指导作用。至于对一些重大的教育理念性问题,比如教育观、知识观、教学观等等,则更无自已独成一家的见解。这样一来,它自然也就不可能对体系完整的传统教育理论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相比之下,传统教育理论体系完整、逻辑严密,绝非一般教育理论可比,因而也就具有相对强大的理论实力。对这一点,国内有些研究者明显缺乏清醒的认识和足够的估计,往往在内心里存有一种盲目的乐观,以为既然传统教育百病丛生,则其理论必然漏洞百出,因而只须“三拳两脚”就能解决问题。那显然是把问题看得过于简单了。事实上,传统教育理论经过几十年、多少代人的发展,可谓树大根深,内力十足。这样的东西,岂是三下两下就能打倒的?那未免也太小看我们那些前辈学者的智慧了。事实上,不要说三下两下,就是十下八下,就是全力以赴、使出浑身解数,都未必能做到这一点呢。

实际上,目前创造教育理论的不成熟性,最明显地体现在它至今还并不能真正从理论上驳倒传统教育。这无论如何也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因为从道理上说,即便我们可以用社会对人才的主导性需要的观点来解释传统教育依然存在的客观事实,而且,即便我们也并不指望单靠某种理论去打倒现实中的传统教育,但是,未来社会对人才的主导性需要应是创造性人才,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而传统教育扼杀人的创造力,这一点也是不容否认的,因而,从逻辑的角度来讲,即便传统教育可以现实地存在着,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至少应当能够先从理论上驳倒它。这应当是能做得到的。

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们有哪一种创造教育理论能够对传统教育理论作一个深入透彻的分析,进而能够在逻辑上严密地、充分地地证明其理论的不合理性呢?显然一个也没有。现有的创造教育理论连一些重大的基本理论问题都说不清楚,连像样的体系都没有,这样的东西自然不可能对传统教育理论构成致命的打击,更谈不上在现实中去动摇传统教育的主导地位了。尽管可能会有人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承不承认是一回事,客观事实则是另一回事。

从目前的具体情况来看,许多创造教育理论研究者对传统教育不利于创造力发展的种种指责和质疑,实际上并没有在理论上真正击中其要害。比如,许多人都指责它智育至上,不注重全面发展;整齐划一,轻视个性培养;死记硬背,不注重启发思维;重智力因素,轻非智力因素;重解决问题,轻发现问题;重现成知识,轻探究能力;重现成结论,轻研究过程;重考试分数,轻实际素质;重理论学习,轻动手能力,等等,类似这样的指责可以说随处可见,比比皆是,恐怕谁都能轻而易举地罗列出一大堆来。这些指责对不对呢?当然都是对的,因为它们都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但是问题在于,以上这些东西既然很容易被看出来,那就说明它们并不是什么多深入的东西,因而也就不是什么多值钱的东西。因为自然的法则是,易得的东西往往不值钱,值钱的东西往往不易得。

我们要想深入地分析传统教育扼杀创造力的问题,显然就不能仅仅满足于以上那些表面的东西,而应当进一步追寻其产生的根源。不然的话,我们就只能得到一种对教育的浅薄而无用的解释。比如,倘若我们解释说,传统教育不重视个性,是因为它片面重视共性;它不注重探究,是因为它只注重现成结论。这道理虽不能说是错的,但实际上却几乎等于什么也没解释,更谈不上有什么可用的功效。这就好像一个医生,别人问他小孩儿为什么发烧了?他说是因为小孩的体温超过了37度。那叫什么解释呢?对治病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样的解释岂不是人人都能作得出来吗?我想即便是江湖医生也不会那么做的。他总得解释说,那是由于他感染了细菌,因为他血相很高,而血相高就可以用抗生素来治疗。那才像个医生的解释,也才像个医生应该提出的对策。

所以,我们探讨创造教育的理论问题,就应该不断地去追根寻源,一步一步地分析各种现象的原因,以及原因的原因,尽可能深地找出其因果链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一种有价值的解释,并利用它来找到真正的病因,进而获得消除病因的有效办法。从这方面来说,创造教育理论研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任何急于求成的心理都是要不得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