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阳的教育博客

应试教育 误国害民!!!

 
 
 

日志

 
 

(原创)山东教改的两大隐忧!  

2008-03-01 02:51:45|  分类: 教育改革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张阳

(2008/3)

(说明:本文最初所谈的两大隐忧中的第一点是担心减负后造成高考升学率的明显下降,后经多位博友指出山东省高招名额是相对固定的,因而无论总体上考分如何,都将不会明显影响高考升学率,由此看来第一点显然是不合理的,所以今天我对本文又做了修改,特此说明,并对各位博友热情而真诚的指教表示衷心的感谢!--张阳)

看了菊花不败写的《山东教育体制改革,你能走多远?》一文,让我深有感触,因为前一段时间我对山东的教改有一些了解,并且也时常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的确,山东目前进行的教改可以说是态度坚决、真刀真枪的,而并不是空口说白话、做表面文章。这当然是难能可贵的。从内心里来说,我也很希望这场教改能继续深入下去,不要半途而废。但希望归希望,经过一番思考之后,我越来越感到这场改革实际上存在着很大的潜在风险。

从大方向来说,山东的教改旨在扼制应试教育、减轻学生负担、推行素质教育,这无疑是正确的,但问题在于,吾国的社会是一个大一统的社会,吾国的教育也是一种大一统的教育,在整个社会体制和教育制度没有发生较大变化的情况下,仅一个省要在教育上实现教育的较大改观,其成功的可能性到底能有多大,这恐怕还真是个问题呢。因为一个简单的常识就是,沙漠里是种不活玫瑰花的,除非你不惜成本地用外部强力去维持它。

我认为山东的这场教改至少存在着这样两大隐忧:

一是减负很可能难以达到预期的目标,过重的学习负担可能会由显性的转化为隐性的。

要治应试教育的病,就得首先找对它的病根所在。只要我们稍加深入分析便不难看出,应试教育的真正病根并不在学校教育本身,而在于社会。具体来说,就在于社会所提供的教育资源水平、生存竞争的激烈程度以及社会对人才的评价、选拔和任用制度。当整个社会教育资源稀缺、生存竞争白热化以及唯文凭、唯学历的用人制度并未有根本改观的情况下,高考指挥棒的威力在总体上也就不可能减弱。在这样一种大的社会环境里,仅凭一个省的学校和教育管理部门的力量怎么可能去有效地对抗它呢?不错,仅靠行政手段的确可以立杆见影地减轻学生和教师的负担,而且目前确实也初步做到了这一点,这已令许多师生及反对应试教育、提倡素质教育的人士拍手称快,但冷静地想一想,这种减负的“大好”局面到底能维持多久呢?

众所周知,山东教改的减负措施主要是由教育主管部门以行政命令的方式统一制定并强力推行的。然而问题就在于,这些减负措施基本上都是就学校教育本身而言的,并没有多少相应的更大范围的社会保障措施相配套。这就给减负造成了一个很大的隐患。因为如前所述,应试教育中存在的过重学习负担从根本上来说是由社会生存竞争压力转化而来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就业困难,以及贫富差距过大所造成的社会底层恐惧心理,致使人们拼命地追求更多更好的受教育机会,以便向社会上层拥挤。无论理论家们如何评价和批评这种近乎疯狂的向上拥挤的心理和行为,但现实问题却是不容回避的。必须承认,在吾国这样一个用人上盛行唯文凭、唯学历主义的社会里,毕竟上不上大学和上什么样的大学对于一个人未来的生存关系太重大了。一旦上不了大学,或者上不了条件相对较好的大学,那么就算他有较好的综合素质,但这种综合素质对于学生将来在社会中求职谋生的实际意义在总体的概率上到底有多大,我想谁心里都清楚。我并不否认个别孩子即使不上大学也能很有出息,但那只是个别的情况,并不具有普遍性,况且对于相当一些职业来说,文凭与学历几乎是唯一的通行证,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从这一视角来看,那么即便在政策上采取固定招生名额的措施能够基本保证减负不会明显影响到高考升学率的问题,但在学校教育内部学生与学生之间的竞争依然存在,而且其激烈程度不可能会有大幅度的下降。既然如此,则虽然表面上看靠行政手段的确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减负,但由于造成学习负担过重的社会根源并没有真正消除,即便不谈它有日益加强的趋势,仅这一点也足以意味着行政命令式的减负很可能只是暂时的,生存竞争的巨大压力很可能不久就会造成学习负担的反弹,并在学校之外开辟其它的实现途径,以继续维持学校教育内部竞争本应有的强度。这样一来,即便学校减负了,学生家长及部分学生个人出于自身未来生存的考虑,他们还会以其它的途径去主动寻求保障竞争获胜的方式,从而极有可能形成新的、甚至可能是在心理上更大的学习负担,并使得以前在学校里看得见的显性过重负担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为校外的看不见的隐性过重负担,最终导致学习负担实际上并没有根本性的减轻。

二是减负之后未必就一定能使学生的综合素质普遍有明显的提高。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减负之后学生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和自由空间,这就不仅有利于他们的身心健康,而且能够使他们有余力去发展自已的兴趣爱好,学到更多其它方面的知识,包括正常的社会交往、积累生活经验、培养独立生活能力等等。但问题在于,这仅仅是从理论上往好的一方面来考虑的。在实际的教育实践中,我们真的一定能保证这种结果的必然性、保证学生不把这种自由的时间和精力用于其它不良的方面么?我看未必就那么有把握吧。试想,一旦减少学生的在校时间,则势必增加他们在家里和在社会上的时间。就目前的社会现实来说,家庭与社会对于孩子的影响力与制约力能否满足我们实现既定目标的要求,那还得打个问号呢。就家长而言,尽管他们望子成龙的愿望大都很强烈,但是在如今社会生存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有多大比例的家长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引导他们的孩子呢?即便一部分家长有这种时间和精力,但其中真正懂得如何正确引导孩子的又能占到多大比例呢?就社会大环境而言,在当今社会充斥着金钱等等众多不良诱惑的情况下,社会环境因素对于孩子的影响在总体上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这恐怕谁都看得见。别的且不说,仅网吧这一个东东就够让人头痛的了,还不要说社会上有数不清的阴暗娱乐场所、有更数不清的想从孩子们身上赚黑心钱的人了!想想这些,难道我们真的就那么有把握地说“问题不大”么?再退一步来说,即便我们从学校内部的教学与管理来看,长期的应试教育已经使教师、学生和管理人员(当然其实也包括社会上的家长们)习惯了过去的应试教学方式,那么,如何能够使他们顺利地实现心理、观念和行为上的根本性转变,以适应教改后新的教学与管理方式,这恐怕并不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而一旦这种转变不能够较为顺利地实现,就不可避免地会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导致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当这种负面影响超过了一定限度时,教改就有夭折的危险。更退一步来说,就算能够很好地实现这种转变,那么我们在直接关乎学生素质培养的教学方式和管理方式的创新上是不是已经有了很好的准备呢?我们所采用的新的教学方式和管理方式在提高学生综合素质方面能不能起到不仅足以抵偿其它因素所造成的负面影响、而且能有很大盈余的作用呢?从目前关于学校素质教育的理论研究与实践来看,我感觉并不是很乐观。

我们不用拿什么高深的理论来分析,仅就以上两方面来说,山东的这场教改就是令人担忧的。教育绝不是一个孤立的系统,它与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是息息相关的,尤其在吾国这样一个自古以来就热衷于大一统的社会里,情况就更是这样。正因为如此,吾国教育改革若不能得到政府和整个社会全方位的有力配合,其成功的希望就不会太大。所以,从内心里来说,我同样有菊花不败所提出的那个疑问:山东的教改,你到底能走多远?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