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阳的教育博客

应试教育 误国害民!!!

 
 
 

日志

 
 

(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跪文化”!(组图)  

2010-06-14 14:07:10|  分类: 社会人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发生了重庆某所中学近千中学生在操场上“跪谢师恩”的事情,引发了网上众多网友的关注。据说当地的教育管理部门已对该校的这种做法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并责令改正。前两天人民大学的张鸣老师在其博客中写了一篇题为“在现实中遭遇‘穿越’”的文章专门谈到这个问题,他认为,这种让学生跪谢师恩的做法是复古和倒退,是培养奴性,因而是要不得的。

其实近几年类似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并不少见。请看下面几张图片:

 (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下跪文化”! - 张阳 - 张阳的教育博客

这就是前不久重庆某中学近千学生在操场上跪谢师恩

(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下跪文化”! - 张阳 - 张阳的教育博客

这是李阳的英语学校三千学生向老师下跪谢恩

(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下跪文化”! - 张阳 - 张阳的教育博客

这是湖南某学校的学生在老师盛怒之下由班长带着全班同学集体下跪接受惩罚

(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下跪文化”! - 张阳 - 张阳的教育博客

 这是某国学班的孩子在孔子像前跪谢老师

 

当然,对跪谢师恩的做法也不都是一片反对,也有为之叫好的,认为这体现了学生对老师的尊重,也是对吾国传统文化中宝贵的尊师重道理念的有力弘扬。因为如今的孩子相当一部分都太不懂得感恩了,太不尊重老师了。

那么,到底应当如何看待这类现象呢?

要认真一点儿来谈吾国的“跪文化”,还真的必须对下跪现象做一番具体分析。

从逻辑分类的角度来说,下跪的种类是很多的,从总体上可分为主动跪与被动跪两种,当然这只是一种很笼统的分类,要就其具体的目的、方式和意义而言,大致有这样一些种类:

一曰臣服之跪,比如在封建社会里臣民向皇上或国王下跪,小民向官员下跪;

二曰崇拜之跪,比如向某个神下跪,向老祖宗下跪,向类似孔子那样的圣人下跪等等;

三曰感恩之跪,比如在某种场合里主动向有恩于自己的人下跪;

四曰爱慕之跪,比如向自己心仪之人下跪示爱,当然通常是男人向女人下跪;

五曰乞求之跪,比如古时候天大旱不下雨时为求雨而向某个神灵下跪求雨,再比如上图中那些代课教师为求生计而下跪;

六曰忏悔之跪,比如一些犯罪嫌疑人因其悔悟而向受害者或其家人下跪,还有前德国总理勃兰特向犹太人纪念碑下跪、普京向卡廷事件的遇难者下跪也属于此类;

七曰畏惧之跪,比如吾国古时候在公堂之上的下跪;

八曰受罚之跪,比如前两天福州一大学女教师因嫌服务员有所怠慢而以不付钱为由迫其当众下跪,还有上图中教师盛怒之下令其学生下跪。

以上八类只是我即兴归纳的,自知一定很不周全,还望各位朋友多多指正。

这中间畏惧之跪与受罚之跪明显带有被动色彩,而其他六种则既可能有主动的成份,也可能有被动的成份,而且在许多情况下它们之中主动的成份要大一些。不过它们的具体情况也有所不同,通常来说,臣服之跪与崇拜之跪明显带有封建专制与迷信的色彩,因而在倡导自由、平等、民主、博爱与理性的现代社会里,这两种跪自然是最为人所不齿的;而感恩之跪、爱慕之跪和忏悔之跪则时常被认为是合乎情理的事情,而且常常为人们所赞赏;至于乞求之跪则可能会很让人瞧不起,也可能会让人产生同情与怜悯。

当然,这种划分既是很粗略的,同时也只是一种理论或逻辑上的划分,而现实中的下跪则常常并不是单一的某一种,而是可能兼有几种下跪的特征。这一方面会使分析下跪的问题复杂化,另一方面也很容易使人发生广泛的联想,对同一下跪现象作出不同的解读。这或许就是人们对下跪现象很容易产生分歧、众说纷纭的主要理论根源之一吧。

(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下跪文化”! - 张阳 - 张阳的教育博客

学生向老师下跪,老师向权力下跪

“跪文化”要说并不是吾国的专利,国外也有,而且在历史上和现代社会都不罕见。不过从总体上来说,有两点似乎是可以肯定的:

一是吾国的跪文化向来是很发达的,在世界上不说首屈一指,恐怕也是数一数二的,别说现代的洋人已少见下跪者,即便是在古时候,他们也远不如国人更习惯于下跪。可以说,国人的下跪传统是相当强大的。正是由于这一点,在今日吾国仍能时常看到下跪现象,甚至是大规模的下跪现象,而且面对这种现象,许多人会认为这不过是对传统文化的某种继承而已,因而不仅不足为怪,而且可能还是件好事。

二是下跪在不少情况下不能不说是件有辱人格尊严的事情,大致上说,除了主动的感恩之跪、爱慕之跪和忏悔之跪能给人以理所应当之感以外,其他的跪多少都会有损人格尊严,因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平等理念的日益深入人心,下跪文化已日渐式微,大规模的、制度性的和强制性的下跪已越来越少了,只有在某些特殊场合下才会出现一些小范围的下跪现象。正是因为这一点,当有些人见到重庆某中学的那种做法时,就不能不产生一种复古的感觉,认为很不合时宜,也很没道理,分明是一种文化的倒退。

(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下跪文化”! - 张阳 - 张阳的教育博客

这是吾国古代宫廷中常见的大规模集体跪拜

(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下跪文化”! - 张阳 - 张阳的教育博客

这是当代吾国举办的祭孔大典上的跪拜 

(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下跪文化”! - 张阳 - 张阳的教育博客

这是前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数百万死难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

有评论说:“跪下去的是勃兰特,站起来的是德意志”

(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下跪文化”! - 张阳 - 张阳的教育博客

这是前不久俄国总理普京在纪念卡廷事件遇害者的仪式上下跪 

根据前面对跪文化所做的浅陋分析,我们不妨来看看吾国学校里的下跪现象。

应该说,让学生向老师下跪谢恩至少在现象上主要是一种感恩之跪。当然,说现象上是,也就意味着本质上未必真是;说主要是,也就意味着其中还兼有其他一些成份,比如有没有崇拜之跪的成份呢?有没有臣服之跪的成份呢?有没有畏惧之跪的成份呢?要我看好像都多少有那么一点点。更不要说,学生与学生也是有所不同的,在不同的学生内心之中,恐怕这些下跪因素的构成也是大不相同的,因而如果简单地将其归结为感恩之跪,显然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其实,即便我们不说那么复杂,就把它看成是感恩之跪,看成是大部分学生对老师的尊重,这种做法似乎也是很不适当的。

一则,尊重应当是相互的,师生之间在人格上应当是平等的。尊师固然没错,可是学生同样也是应当得到尊重的,让学生给老师下跪的确是让老师着实好好受尊重了一把,可是学生的尊严呢?且不说如今的教师有多少能够在平时的教学中充分尊重学生,单就跪谢师恩这件事儿来说,学生的尊严是不是受到了某种不应有的损害呢?当不少人感叹“师道之不复久矣”的时候,有没有同时想过学生的尊严可曾被重视过?

二则表达尊重的方式有很多,古代可能主要以下跪为主,而现代人表达尊重的主要方式早已有所改变了,为什么偏偏要用这种十分极端的、颇具封建色彩的方式呢?难道只有让学生下跪才足以表达学生对老师的尊重么?难道师生集体互行鞠躬礼就不可以么?

三则如今的老师真的对学生有那么大的恩德么?真的都那么值得学生尊重么?在多少教师那里教书仅仅不过是个职业、不过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今日吾国的变态应试教育坑害了那么多孩子,那些当老师的难道就没有一点儿责任么?他们之中有多少人在有意无意之间当了应试教育的帮凶和打手?当今日吾国中小学中肉体休罚与精神体罚尚且普遍存在的时候,谁又能说教师的形象在学生的心目中没有被大打折扣呢?难道他们就能心安理得地接受学生的跪拜么?

四则学生有多少是发自内心地情愿下跪的?他们之中有多少是被跪的?有些人说他们大部分都是自愿的,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反正当我看到这种辩解时,我就本能地想到了每次单位里搞的“自愿”捐款之类的所谓“自愿”,这二者之间是不是很相似呢?

五是纵观今日世界上的发达国家,有哪个国家的学校出现过以如此方式感谢师恩的?国人这样做到底是一种创新呢,还是倒退呢?

我想只要对以上这些问题稍加思考,就不难对此类事情做出一个合理的判断来。

实际上,在真正的现代社会里,尊重应当是在人格平等的前提下相互尊重,而当人与人之间没有了平等,当某些人异常强势,而另一些人异常弱势的情况下,很多事情就往往就成了“被自愿”,跪谢师恩这事儿,谁又能摸着自己的心口说大部分学生不是“被自愿”的呢?

要从社会心理的角度来说,这些学校的教育者们之所以要这么做,本质上无疑是某种畸形人格所致。

在今日吾国社会,虽然表面上看有许多十分现代的东西,但有一点与古代社会并无两样,那就是人们仍旧习惯于主子与奴才的二元定位。国人自尊孔崇儒以来,就再也没有人人平等的理念了,有的只是等级理念,亦即“非主子即奴才”的理念,这是由儒学的等级理念所决定的。

或许有人会说,孔子不是尚“仁”么?不是说“仁者爱人”么?不是说“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么?这中间不就是体现了一种平等仁爱的理念么?这不就是讲“博爱”么?

其实,孔子所讲的仁与洋人所讲的博爱是有本质区别的,因为洋人所说的博爱宣扬的是一种普遍的、一般的和无差别的爱,这种爱是以尊重基本人权和倡导自由平等为前提的爱。而孔子所谓的仁则宣扬的是一种有差别的爱,也就是一种以等级为前提的爱,所以我们在孔子那里看到的是君之仁、臣之仁、父之仁、子之仁、夫之仁、妻之仁,等等。孔子压根儿就想象不出什么抽象的、普遍的和无差别的东西来,在他的眼里,一切都是有尊卑高下之分的,人自然也不例外。所谓“推已及人”,貌似含有“人人心性相同”的理念,实则只是不同等级的人之间按照高下的不同而各尽本分地相互关照罢了。孔子津津乐道的所谓“忠恕”,也不过只是下对上要忠,上对下要恕,如此而已。更不要说,所谓“师道尊严”,其实恰恰是师生之间的不平等之爱的最经典的概括。至于孔子之后发展出了“三纲五常”,这种披着仁的外衣的差别与等级也就被正式固定下来,平等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了。

正是因为国人一向不知平等为何物,进而也就谈不上懂得平等之爱,所以在国人的思维中,很少有人格平等、相互尊重的理念,反倒满脑子都是“非主子即奴才”、“非奴才即主子”的思想。对于大部分国人而言,当不了主子就心甘情愿地当奴才,当了主子马上就把别人当奴才来对待。在吾国现实中常会有这样的事情,有些人你只要一尊重他、一把他当人看,他马上就变得趾高气扬,活像个主子一样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不把别人当人看;而如果你一开始便把他当奴才对待,他则会恭顺异常,反倒很好说话了。这其实就是国人那种“非主子即奴才”的心理在作怪。

可以说,在长达两千年的历史上,国人最高的生活理想、甚至于整个教育、整个社会的最高目标也无非是“修已治人”四字而已,说白了,就是人人都想方设法争当主子,以便能够随心所欲地整治奴才,只要把奴才都收拾住了,天下也就太平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也就实现了。当然,由修已而治人只是成为主子的正规途径,除此这之外还有一些非正规途径,比如行贿、造反等等。不过,奴才造反往往并不是要去建立一个平等的社会,而只是他们自己要当主子而已,一旦真的当上了主子,他们便和从前的主子一样去变本加厉地整治别的奴才。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质疑,其本身并不意味着要追求平等,而是明显暗含着某种自己要成为主子的强烈愿望。可以说,这便是吾国历史的基本逻辑。

当然,像吾国这种由主子与奴才为主体所构成的社会并不都是动荡不定的,相反,只要主子别欺奴太甚,搞得奴才们实在活不下去,那么它依然时常可以保持某种奇特的和谐。这中间的原因就在于,一则吾国的奴才相当一部分都有着超强的忍耐力,这种忍耐力或缘于认命,或缘于无奈,或缘于求生本能,总之即便活得猪狗不如,毫无尊严与快乐,他们仍旧能够或有痛感、或无痛感地活着,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二则还有一些奴才一旦长期习惯于当奴才,他便觉得没什么不好的,甚至还可能从中体验到某种快感来,就像受虐癖喜欢被别人虐待、并能够从受虐中体验到快乐一样;三则即便有些奴才丝毫也体验不出快感来,觉得活得很痛苦,因而很不甘心当一辈子奴才,那也没关系,因为在吾国历来都有保障主子与奴才相互转换的机制,比如通过贿赂、通过科举考试等等,实在不行了不是还可以造反么?!所以,对于这种不甘心做奴才的奴才来说,生活也似乎总是充满着希望的。这便使得吾国的社会在很多情况下同样能够实现长治久安与稳定和谐,甚至偶尔还会出现几回“太平盛世”呢。这种主子与奴才的特殊和谐简直可以说是吾国社会的最大特色所在。

不过还有一点要看到,在吾国现实社会中,主子与奴才的级差并不简单地是绝对二元化的,而是有很大程度的相对性的。由于社会中人们地位层次的多重性,主子与奴才都有多层级别,于是便造成了国人人格的严重分裂,相当一些人都具有双重人格,对于比自己强者,他便很自然地自认奴才,而对于比自己弱者,他便立刻产生一种自己是主子的优越感,俨然就是一个霸气十足的主子。

这种双重人格其实在许多吾国知识分子身上也同样存在。在权力面前,他们低眉顺眼,说得俗点儿,连口大点气儿都不敢出、连个屁都不敢放,一副十足的奴才相;而一到了学生面前,他们则立刻摇身一变,扬眉吐气,颐指气使,尽显其主子的威严与风采,其人格的双重性昭然若揭。

实际上,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至今,吾国所谓的知识分子大都成了权力的奴才(声明一下,包括我自己在内!)。现如今,像贺卫方、刘道玉、朱清时等人那样的既有良知、又有思想、在权力面前不甘当奴才的知识分子真可谓凤毛麟角,倒从来不乏像余秋雨那样的“两眼含热泪、一心为主子”的厚颜无耻的“别里柯夫”式的文痞奴才。

记得前些时候吾国某校有位老师因支持学生反补课而被校方开除,从那时到现在,也没见有多少同行敢站出来为他说话的,大家都保持沉默,都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在吾国社会,无论谁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其他人都是这样,只要不直接牵扯到自己,便不闻不问,简直比羊圈里的绵羊都麻木和冷漠,这既使得当权者更加无所顾忌、为所欲为,更使得受害者因孤立无援而任人宰割。想想吾国历史上有多少为民请命的仁人志士反倒恰恰是在民众的冷眼旁观下落得个失魂落魄、宛如丧家之犬,甚至身首异处、死无葬身之地,便不难明白这一点。

要说也难怪,既然吾国有这么多知识分子当了奴才,而且一当就是这么多年,那他们心里自然是很不好受的,于是便自然会有许多人平日里便想方设法地要过一把当主子的瘾,以平衡自己长期严重失衡的心理。正是在这种心态支配下,学生自然成了最佳的反衬教师主子身份的对象了,于是便自然而然地有了所谓“跪谢师恩”的事情!

要我说,这才是跪谢师恩现象所折射出的深层次的东西!

最后,我想用我在上篇文章“高考前后学生疯狂撕书——是孩子没理性,还是应试教育太没人性?”的评论中给一位学生的回复作为本文的结尾:

06-13 10:07 

(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下跪文化”! - 张阳 - 张阳的教育博客

憧梦

叔叔,谢谢您写下这篇文章哦(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下跪文化”! - 张阳 - 张阳的教育博客

回复

06-13 17:18

(原创)学生“跪谢师恩”折射出了什么?——兼谈吾国的“下跪文化”! - 张阳 - 张阳的教育博客

  张阳 回复 憧梦

不用谢,我只是有感而发,因为我亲眼目睹了如今的应试教育是怎么坑害孩子的!说实话,我总觉得我们这些大人很对不起你们这些孩子,因为吾国教育荒谬到如此地步,我们所有的大人都是有责任的,因为我们没有能够阻止这种教育的“癌变”,不夸张地说,我们这一代人在你们面前是有罪的!只要能得到你们的宽恕,我们就心满意足了,不求别的。

  评论这张
 
阅读(4004)| 评论(2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